公帑助基層子女遊學合理嗎?

【經濟日報專訊】學生參加遊學團,遊玩之餘也開心學習,但背後是父母付帳。昨日有團體指,部分綜援家庭節衣縮食或借貸讓子女參加遊學團,促擴闊關愛基金有關資助。扶助弱勢是社會共同責任,但遊學團應否由公帑埋單?這要求合理嗎?

關注綜援低收入聯盟」在今年5至7月,訪問205個綜援家庭,調查結果指逾半綜援家庭子女過去3年內沒有外遊,有外遊家庭中大部分回鄉探親,近20%參加學校舉辦的遊學團,部分家長節衣縮食或向親友借錢,才能夠讓子女參加遊學團。

該聯盟建議港府擴闊關愛基金境外學習活動的資助範圍,又要求每年向學童提供不少於2,000元的課外發展津貼。

其所持的理由,總括而言,就是令綜援家庭的子女,亦可透過外遊學習擴闊視野,以及有全人發展。

「人有我有」 是否扶貧共識?

近年遊學團大為風行,被視為可讓學生增廣見聞,對學習及生活體驗有良好影響云云。不少中產或經濟富裕的父母,每年暑假也會為子女張羅安排報團,但政府應否為經濟能力未能應付團費、又想子女有外遊學習機會的基層或綜援家庭,再額外幫忙呢?

這情況令人聯想起,今年曾有基層團體為要求港府保障低收入人士,其中一名住板間房小六女生指自己開始學彈琴,希望再學中國舞,但學費逾千,冀政府津貼。此事當時亦掀起爭議,家境富裕的孩子參加多項課外活動,基層小朋友因家貧卻未能多參加,但「人有我有」是否社會對扶貧的共識?正如遊學團是否學童的必需品?當基層家庭付不起錢時,是否應由公帑資助?

關愛基金2011年已宣布預算用1.6億元,資助每名基層中小學生3,000元參加遊學團,為期三年,至明年6月為止。基層固然拍掌,當時亦有批評指遊學團是奢侈品,並諷刺是「溺愛基金」。如今再有基層團體要求擴闊資助範圍,社會公眾是否接受?

中產族報團 也要「諗過度過」

事實上,中產家庭的子女參加遊學團,父母要自掏腰包,他們也要衡量本身的經濟能力。

聖公會聖雅各小學校長張勇邦指,該校有不少中產家庭的學生,兩年前曾想開辦往英國遊學團,因報名人數少未能成團,他說:「中產都要諗過度過。」

換一個說法,遊學團本來就不是人人應付得來,考慮經濟認為不合適,要量力而為,若基層認為自己經濟負擔不來,是否有必要與付得起的家庭看齊呢?

或者,再問一個問題:是否缺了遊學經驗就會令基層學生「蝕底」?究竟遊學團經驗會否對學生的競爭力造成很大差異?

遊學十多天 學生獲益成疑

遊學團對學生的學習成效有多大,一直有爭論。資助小學校長會主席梁兆棠認同,遊學團可為學生增加歷練、學會照顧自己、刺激對學習語文的興趣等。誠然,有更多體驗總是好事,但另一邊廂,亦有人質疑,學生「遊學」十多天,對外語及獨立能力可起多大明顯效益?

近年遊學團的對象愈來愈細,從針對10多歲的中學生至小學生,甚至幼稚園學生也興起遊學團,年紀小小,即使有機會接觸異地文化,又可領略多少?

如今遊學團主題五花八門,包括不少遊玩項目如去英國睇曼聯主場、韓國東大門購物等,亦有逾5萬元的牛津劍橋遊學團,行程之一是參觀當地的士高,一方面說讓學生多體驗不同事物,但是否「遊」多於「學」?張勇邦指,未聽過有遊學經驗會有助升中。

有出身基層的優等生也大唱反調,一名中五會考獲5A的女生,兩年前獲贊助參加北京遊學團,才首次坐飛機,她直指吸收知識渠道多,遊學非必需,寧願關愛基金的3,000元遊學資助她修讀語言課程。

有家長在網上分享,不會對遊學團提升子女成績有很大期望,只是抱「不想輸在起跑綫」想法,若能力許可便不妨讓孩子多點體驗。

美國哲學家、已故哈佛大學教授Robert Nozick曾指,社會利益的極大化,是要尋求平等的機會,而非平等的結果。

我們不忍心看見有些孩子因出生貧窮,就被困在永不能翻身的世代貧窮循環,但他們需要的扶助,是一個可改變貧窮命運的機會,授之以漁,而不是事事要向富裕家庭的生活水平「看齊」。

有聲音要求社會及政府對貧窮家庭孩子有更多關注,無可厚非,但資源有限,不可能滿足所有心願。扶貧的理念,是解決生活基本所需以及平等教育機會,遊學團是否必需?人有我有,是否就是平等?資助外遊或其他課外活動是否幫得太多?
更多經濟日報網站內容, 請登入hket.com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