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市高速發展的思考

城市化或者是城鎮化已經是我們熱議的話題了,伴隨著城市規模的不斷擴大,城市病也隨之而來,因此各種規劃解決方法和政策都紛紛提出來如何解決這些城市病。那麼對於特大城市的規模限制與人口疏散是否可能?其實這已經成為一個全球範圍的問題。倫敦、墨西哥城、東京、首爾、台北等特大城市皆有過規劃和制度方面的實踐。

下面我們談一下東京,一個由單中心的形態開始向四周擴張,形成了俗稱「攤大餅」的城市空間形態;由於各項資源和經濟活動過度集聚在東京地區,造成國土開發利用的失衡,並帶來了城市中心區地價高漲、職能單一化、長通勤距離導致的生活質量下降,以及噪聲和尾氣污染等諸多問題。同時,在城市擴張過程中,東京的城市及國家政府也試圖採取各種規劃及法律對策,來抑制城市的擴張,具體來說,控制東京地區的開發密度,促進東京地區人口和產業的分散,以及整個國土的均衡發展。但是這並沒有達到預想的結果。作為世界上最大的都市圈,東京的實踐最終沒有成功。問題究竟出在哪裡?

小編認為問題出在我們人的自身,大家都知道日本民族的素質是世界最高的民族之一,那為什麼還會出現這樣的問題呢?城市規劃以及城市設計,都是我們專業人士根據自己的認知去設計規劃,但是最後的結果,是設計師或者規劃師都不清楚的,這是人類的局限性決定的。另一方面,小編非常認同這樣的觀點,「開放的城市系統,形成的交換經濟,確實有鄉村所沒有的高效率生產方式,但維繫這種高效率的生產方式,又必須以高能耗資源來支持,以不斷膨脹的高消費來滿足,以高成本的政府管理和社會管理來支撐。 以一系列高度分工的複雜系統所支撐的城市文明,是一種高能耗,高消費,高成本,同時也是高風險,不可持續的文明。當代人類遭遇的能源環境危機,恰恰是城市文明形態發展到一定程度帶來的」。

我們的讀者可以結合自己的實際生活思考一下,我們今天賴以生存的城市是不是這樣的一種場景模式呢?例如一個產品必須以額外的獨特包裝才能暢銷,用IPhone舉個例子,當我們買來IPhone之後,它的包裝盒以及額外的包裝用品,我們是不是以垃圾的方式扔在垃圾桶裏?鄉村的發展模式和生活節奏雖然沒有城市顯得這麼高效率,但是鄉村的這種生活方式也許可以讓我們人類晚一點面對能源環境危機,晚一點面臨滅絕的危機!

K4`IQY`Y}{MSC%Y)`W77`7F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