烏托邦動物城,確實瘋狂

小編之前看電影都是為了娛樂去欣賞打鬥的場景,性感的(污穢的)畫面,科幻的世界……現在的我會去體會導演向觀眾的表達,會結合我自己的見解,回味一部電影向我們傳遞的一種獨特的感覺。

最近非常火爆的瘋狂動物城席捲了我們的城市,這部動畫電影也給城市的烏托邦支持者一個有趣的支持。先來欣賞一把經過迪士尼動畫工作室製作後的簡略的草圖畫面吧。112659lz2ya6lzmol9gy1y112655qffr25whijjbe1bh112654ruu66r9mgjorowdo

112648w4br7bmrozo9om4o

112652vnvpaqz0qq5q05ne112658mz5uuq1r1o9h4052

 

這部電影給我的感受(結合美國根深蒂固的種族歧視)是不同物種之間平等自由,體制完美,Animal-First,最後能夠摒棄偏見的community。也許這座城市是一種semitechnical的城市,這也是我心目中的智慧城市的體現(不是最大化的科技化,而是引領人們成為smart people),所以從社會學的角度講,城市烏托邦並沒有想象的那麼不堪。

Zootopia有著龐大而完整的城市體系,完全根據不同動物的生活習性而設計,包含了雨林、撒哈拉廣場、冰川、峽谷等不同區域,能夠滿足不同動物的不同環境需求

疯狂动物城.TC1280清晰国语配音.mp4_1462169605

影片中,一座超級城市是這樣照顧到各種「市民」的:

大小不同的動物走大小不同的車門;

疯狂动物城.TC1280清晰国语配音.mp4_1462169896

長頸鹿有專門的飲料售賣通道;

2ac8da1e6eb9d4248e372f4471474d8a

河馬有烘幹器幫他們進入西裝革履的商務世界;

94aa5cbb204748578dc2e5d64171d7f8

在小型嚙齒動物的住宅小區內,禁止大型動物隨意出入……

132527u7gsgpz3242bo2nn

為了這座動畫片的「城市公共設施」,工作室還特意請教了殘疾人法案的學者。

記得華人導演賴聲川談及自己所愛的城市的時候,提及過這樣一個細節。那是他在柏克萊上學的時候,有一位學生每天自己「駕駛」一個類似擔架的輪椅來上課:「他沒有四肢,靠頭看後視鏡並用頭來操縱,我就看著這床進入教室聽課。這是一個多麽偉大的城市,可以讓一個這樣的人在校園裏行動自如,且完全不需要助理。」是的,在香港生活將近一年的時間裏,體會到最深刻的是殘障人士可以十分方便的自主欣賞這座城市的每一個角落,乘坐地鐵,巴士等等交通工具都有專門的殘障人士通道和設施,compared with the situations of Mainland China, it is amazing!

Similarly,不同種族動物可以生活在一起:大的、小的、超大的、超小的、食肉的、食草的、可愛的、狡猾的、兇殘的……

112702t5qpcf9cp2qn1h1d

這場夢更可貴之處在於,它是真實的(深入結合現實社會中的現象,這何況不是中國社會的一種現實狀況呢?),它用虛擬的技術建構出來自未來的超級城市不說,它還直面烏托邦榮光之下所有的暗湧與不安。隨著影片的深入,你會看到動物城中處處有物種偏見:兔子不適合做警察,狐貍都是騙子,食草動物軟弱,食肉動物殘暴;以及人類社會不良體系的各種影射:明哲保身的獅子市長、沽名釣譽的羊副市長、屍位素餐的樹懶衙門、官僚作風的水牛局長…, but電影的結局總體是美好的。末尾的一個小橋段很吸引我的眼球,大家都沉浸在和諧自由平等的氛圍中,一隻黃鼠狼卻走進了鏡頭,她利用自己的優勢進行偷竊,其實一個社會的和諧與黑暗是相輔相成的,也許以我們人類的力量並不能實現完全意義上的自由平等和諧

疯狂动物城.TC1280清晰国语配音.mp4_1462162401

部分觀點來自互聯網國匠城的作者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