捨不得離開

剛剛過去的暑假,有一班學生很開心完成英國遊學課程。他們善用暑假,為自己的英語打好基礎。   英國遊學對學生來說是一件非常值得參與的事,除了能學好英語,還能遊覽英國名勝。 在英國遊學期間,學生會住在寄宿家庭裡。每天與一班年齡相若的同學,除了一起在英國大學裡學習英語外(英國遊學學府有Cambridge Regional College、Southbourne School of English、Oxford University Jesus College⋯)還能像在學校裡一樣,一起與同學玩樂,非常愉快在英國渡過每一 天。   英國遊學一點也不沉悶,像在學校上課一樣,每天都有不同的課堂,例如美術、舞蹈、音樂等。見到這些學生,當他們結束為期約2星期的英國遊學課程,要離開住了很久的寄宿家庭,他們都十分依依不捨。

Read more

內蒙古歷史文化考察之旅

簡介: 佛教覺光法師中學的學生們在2017年6月29-7月3日期間,到了內蒙古進行文化交流。由於到內蒙古的交通不是十分方便,這都考驗到香港學生們的耐性和堅持。不過從過程中看到學生們的表情就知道他們沒有把這些難題放在眼內吧!   到內蒙古最深刻的,大概都是要乘座長途火車了!     入住蒙古包的體驗,不是人人都可以有機會經歷,對十幾歲的學生來說真的是難忘難得的體驗。    學生們都努力嘗試不同文化的食物,體現「入鄉隨俗」的感覺。   這個既然稱做遊學團,當然不少得考察當地得值得我們學習的地方。這次我們來到參訪重工業工廠。   內蒙古真的值得年經人去走一轉的好地方,體驗一下在香港這個繁華都市所沒有的獨特氣氛,嘗一嘗親近大自然的滋味。   如果想了解有關內蒙古的行程,可以點擊以下連結或聯絡我們的遊學顧問。

Read more

新加坡英語學習交流之旅

簡介: 香港中文大學校友會聯會陳震夏中學的學生在2017年7月4-10日,一連6天到新加坡進行英語學習交流活動。同學們在這次交流當中到了新加坡有名的英語語言學校HANBRIDGE SCHOOL (新加坡漢橋國際教育學院)學習英語,在這裡經過擁有優良師資的老師教導下,英語能力都有所進步。在學校的最後一天,校方都為陳震夏中學的學生們頒發證書,證明學生們的英語能力。   早上學習過英語後,下午時間他們會到新加坡的著名景點參觀,或者參觀科學館和展覽館   最後一天到了新生水工廠 同學們都認真留心廠方介紹   旅程過後,同學們都有他們不同的體會:   想了解新加坡的行程,請到以下連結或聯絡我們的遊學顧問。

Read more

香港中文大學校友會聯會陳震夏中學●感想

香港中文大學校友會聯會陳震夏中學的一些學生於2017年3月23日參加韓國遊學團,到韓國首爾進行科技及學校文化交流。他們到訪過韓國的中學和大學交流,觀看KBS電視台。去過LG和SAMSUNG了解當地的最新科技產品以及科技上的發展。在參訪的過程中同學們都十分投入活動之中。   以下是香港中文大學校友會聯會陳震夏中學學生們行程後的感受:

Read more

梁文燕紀念中學●感想

梁文燕紀念中學的一些學生於2017年2月25日參加東京遊學團,到日本東京進行文化交流。他們到訪過台場,觀看1:1的高達模型。去過豐田汽車館和列車博物館等,了解日本在科技上的發展。在參訪的過程中同學們都十分投入活動之中。 以下是梁文燕紀念中學學生們行程後的感受:

Read more

牛津大學 耶穌學院

由伊麗莎白女王一世於1571年成立,位於牛津這個美麗城市的心臟地帶。學校的禮堂自十三世紀以來就一直存在。可以想像到,美麗的歷史建築距離牛津大學的中心僅幾步之遙,所以學生將會完全沉浸在一個充滿歷史,文化和傳統的世界當中!另外,獨特的課程能讓學生有機會探索本科生的生活,一整天遊覽倫敦和溫莎,令學生可以在英國逗留期間遊覽一些最著名和充滿歷史氣氛的城市。

Read more

公帑助基層子女遊學合理嗎?

【經濟日報專訊】學生參加遊學團,遊玩之餘也開心學習,但背後是父母付帳。昨日有團體指,部分綜援家庭節衣縮食或借貸讓子女參加遊學團,促擴闊關愛基金有關資助。扶助弱勢是社會共同責任,但遊學團應否由公帑埋單?這要求合理嗎? 「關注綜援低收入聯盟」在今年5至7月,訪問205個綜援家庭,調查結果指逾半綜援家庭子女過去3年內沒有外遊,有外遊家庭中大部分回鄉探親,近20%參加學校舉辦的遊學團,部分家長節衣縮食或向親友借錢,才能夠讓子女參加遊學團。 該聯盟建議港府擴闊關愛基金境外學習活動的資助範圍,又要求每年向學童提供不少於2,000元的課外發展津貼。 其所持的理由,總括而言,就是令綜援家庭的子女,亦可透過外遊學習擴闊視野,以及有全人發展。 「人有我有」 是否扶貧共識? 近年遊學團大為風行,被視為可讓學生增廣見聞,對學習及生活體驗有良好影響云云。不少中產或經濟富裕的父母,每年暑假也會為子女張羅安排報團,但政府應否為經濟能力未能應付團費、又想子女有外遊學習機會的基層或綜援家庭,再額外幫忙呢? 這情況令人聯想起,今年曾有基層團體為要求港府保障低收入人士,其中一名住板間房小六女生指自己開始學彈琴,希望再學中國舞,但學費逾千,冀政府津貼。此事當時亦掀起爭議,家境富裕的孩子參加多項課外活動,基層小朋友因家貧卻未能多參加,但「人有我有」是否社會對扶貧的共識?正如遊學團是否學童的必需品?當基層家庭付不起錢時,是否應由公帑資助? 關愛基金2011年已宣布預算用1.6億元,資助每名基層中小學生3,000元參加遊學團,為期三年,至明年6月為止。基層固然拍掌,當時亦有批評指遊學團是奢侈品,並諷刺是「溺愛基金」。如今再有基層團體要求擴闊資助範圍,社會公眾是否接受? 中產族報團 也要「諗過度過」 事實上,中產家庭的子女參加遊學團,父母要自掏腰包,他們也要衡量本身的經濟能力。 聖公會聖雅各小學校長張勇邦指,該校有不少中產家庭的學生,兩年前曾想開辦往英國的遊學團,因報名人數少未能成團,他說:「中產都要諗過度過。」 換一個說法,遊學團本來就不是人人應付得來,考慮經濟認為不合適,要量力而為,若基層認為自己經濟負擔不來,是否有必要與付得起的家庭看齊呢? 或者,再問一個問題:是否缺了遊學經驗就會令基層學生「蝕底」?究竟遊學團經驗會否對學生的競爭力造成很大差異? 遊學十多天 學生獲益成疑 遊學團對學生的學習成效有多大,一直有爭論。資助小學校長會主席梁兆棠認同,遊學團可為學生增加歷練、學會照顧自己、刺激對學習語文的興趣等。誠然,有更多體驗總是好事,但另一邊廂,亦有人質疑,學生「遊學」十多天,對外語及獨立能力可起多大明顯效益? 近年遊學團的對象愈來愈細,從針對10多歲的中學生至小學生,甚至幼稚園學生也興起遊學團,年紀小小,即使有機會接觸異地文化,又可領略多少? 如今遊學團主題五花八門,包括不少遊玩項目如去英國睇曼聯主場、韓國東大門購物等,亦有逾5萬元的牛津劍橋遊學團,行程之一是參觀當地的士高,一方面說讓學生多體驗不同事物,但是否「遊」多於「學」?張勇邦指,未聽過有遊學經驗會有助升中。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