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uthor: Neil

香港的兩個極端

香港的兩個極端

也許大家對這個題目感到奇怪,但是我對香港的感覺就是這樣的。一邊是城市的極度快節奏生活,一邊是極度悠閒的自然生活。 昨天小編與三位好友又重新踏上了新hiking之路-塔門島。   一座城市,尤其是中國大陸,儘管城市中心亦或是城市的郊區範圍都規劃佈置了城市休閒設施,公園綠地,人工湖等等,但是這些設施都是加進了人為的元素。這些設施能讓市民在工作之餘偶爾休閒休息,但是這並不能滿足我們對自然風光欣賞和融入自然的內心本質嚮往。 這也就體現了城市周邊,尤其是城市郊區範圍的自然風光保育的重要性。城市的野蠻擴張帶來的是自然風光的萎縮。然而香港,一所國際化的都市,在外界人的印象裏主要是購物天和世界金融中心,然而在香港的郊野,卻是唯美的自然風光,在這裡,你還可以欣賞到老香港漁民的一點餘味。郊野的自然風光為這座高度發達城市中的人提供了一份洗滌內心世界的天堂。

烏托邦動物城,確實瘋狂

烏托邦動物城,確實瘋狂

小編之前看電影都是為了娛樂去欣賞打鬥的場景,性感的(污穢的)畫面,科幻的世界……現在的我會去體會導演向觀眾的表達,會結合我自己的見解,回味一部電影向我們傳遞的一種獨特的感覺。 最近非常火爆的瘋狂動物城席捲了我們的城市,這部動畫電影也給城市的烏托邦支持者一個有趣的支持。先來欣賞一把經過迪士尼動畫工作室製作後的簡略的草圖畫面吧。   這部電影給我的感受(結合美國根深蒂固的種族歧視)是不同物種之間平等,自由,體制完美,Animal-First,最後能夠摒棄偏見的community。也許這座城市是一種semitechnical的城市,這也是我心目中的智慧城市的體現(不是最大化的科技化,而是引領人們成為smart people),所以從社會學的角度講,城市烏托邦並沒有想象的那麼不堪。 Zootopia有著龐大而完整的城市體系,完全根據不同動物的生活習性而設計,包含了雨林、撒哈拉廣場、冰川、峽谷等不同區域,能夠滿足不同動物的不同環境需求 影片中,一座超級城市是這樣照顧到各種「市民」的: 大小不同的動物走大小不同的車門; 長頸鹿有專門的飲料售賣通道; 河馬有烘幹器幫他們進入西裝革履的商務世界; 在小型嚙齒動物的住宅小區內,禁止大型動物隨意出入…… 為了這座動畫片的「城市公共設施」,工作室還特意請教了殘疾人法案的學者。...

城市規劃之智慧城市

城市規劃之智慧城市

智慧城市“Smart City”是最近城市規劃界非常熱門的話題,政府也在不遺餘力的投入大量資源進行智慧城市的研究和實施。 小編在2016年4月的末尾,參加了由香港大學建築學院在City Gallery舉辦的題為「香港智慧城市發展的規劃戰略」公共研討會。 戰略嘛,顧名思義就是談一下智慧城市規劃的未來展望以及方法措施。其中一句是這樣寫的“To envision HK to be People-first, Technology-based Smart...

城市高速發展的思考

城市高速發展的思考

城市化或者是城鎮化已經是我們熱議的話題了,伴隨著城市規模的不斷擴大,城市病也隨之而來,因此各種規劃解決方法和政策都紛紛提出來如何解決這些城市病。那麼對於特大城市的規模限制與人口疏散是否可能?其實這已經成為一個全球範圍的問題。倫敦、墨西哥城、東京、首爾、台北等特大城市皆有過規劃和制度方面的實踐。 下面我們談一下東京,一個由單中心的形態開始向四周擴張,形成了俗稱「攤大餅」的城市空間形態;由於各項資源和經濟活動過度集聚在東京地區,造成國土開發利用的失衡,並帶來了城市中心區地價高漲、職能單一化、長通勤距離導致的生活質量下降,以及噪聲和尾氣污染等諸多問題。同時,在城市擴張過程中,東京的城市及國家政府也試圖採取各種規劃及法律對策,來抑制城市的擴張,具體來說,控制東京地區的開發密度,促進東京地區人口和產業的分散,以及整個國土的均衡發展。但是這並沒有達到預想的結果。作為世界上最大的都市圈,東京的實踐最終沒有成功。問題究竟出在哪裡? 小編認為問題出在我們人的自身,大家都知道日本民族的素質是世界最高的民族之一,那為什麼還會出現這樣的問題呢?城市規劃以及城市設計,都是我們專業人士根據自己的認知去設計規劃,但是最後的結果,是設計師或者規劃師都不清楚的,這是人類的局限性決定的。另一方面,小編非常認同這樣的觀點,「開放的城市系統,形成的交換經濟,確實有鄉村所沒有的高效率生產方式,但維繫這種高效率的生產方式,又必須以高能耗資源來支持,以不斷膨脹的高消費來滿足,以高成本的政府管理和社會管理來支撐。 以一系列高度分工的複雜系統所支撐的城市文明,是一種高能耗,高消費,高成本,同時也是高風險,不可持續的文明。當代人類遭遇的能源環境危機,恰恰是城市文明形態發展到一定程度帶來的」。 我們的讀者可以結合自己的實際生活思考一下,我們今天賴以生存的城市是不是這樣的一種場景模式呢?例如一個產品必須以額外的獨特包裝才能暢銷,用IPhone舉個例子,當我們買來IPhone之後,它的包裝盒以及額外的包裝用品,我們是不是以垃圾的方式扔在垃圾桶裏?鄉村的發展模式和生活節奏雖然沒有城市顯得這麼高效率,但是鄉村的這種生活方式也許可以讓我們人類晚一點面對能源環境危機,晚一點面臨滅絕的危機!        

香港城市規劃歷史

香港城市規劃歷史

這次小編就談談香港的城市規劃歷史。 (1)割佔香港島,維多利亞城的規劃與建設(1841-1860年) 哥頓擔任首任土地註冊處處長,於1843年7月6日起草了維多利亞城的發展建議書,見下圖。 圖中沿皇后大道海岸界線一側,鄰海岸建成許多埠頭,法院、海事署、郵局、銀行建築等沿岸分布,大道南側規劃出一塊基督教堂用地,並在半山(政府山)劃定總督府用地,根據低水位線規劃出填海範圍。分區概念在此時被提出,維多利亞城被分為上環、中環、下環3個街區,規劃了中、上環區域沿海的發展。建議書中提出以黃泥涌地區為城市中心區,中環及金鐘半山開闢為政府山,從灣仔摩利臣山(Morrison Hill)到中環沿海一帶修築海堤;政府山至海岸一帶供外商建立商貿港口基地;皇后大道以南則發展為華洋住宅區。哥頓規劃考慮了政治、經濟、民用需求的平衡,計劃填海建堤、修築馬路,基本上確定了19世紀下半期以香港島北部發展為重點的思想。它被政府接受並實施,只有黃泥涌因為地勢低陷受沼澤瘴氣影響嚴重,沒有發展為城市核心區。 (2)割佔九龍,一港兩城的規劃與建設(1860-1898年) 直到1864年才在英國政府的調停下達成最終規劃:在九龍半島西部入口的昂船洲、尖沙咀和紅磡設置炮台五處(另在西環、中環、奇力島、北角、筲箕灣設炮兵陣地7處);在九龍半島西部保留3塊土地修築海軍煤棧、軍糧和軍械庫及軍人營房等;其餘地方由香港政府管理 從開埠至1866年,沿皇后大道這條主要的交通動脈,香港島的城市基本結構已經初步形成:皇后大道以北的沿海地段是商業貿易區,皇后大道以南的山坡是商業住宅區。華人則在中環街市以南的山坡上居住。 如圖7顯示,至1888年,香港的建設重點仍在港島北岸的中、上環,帶形道路橫亙海岸,與向山體延伸的道路交錯,方格形道路網已成體系,但與銅鑼灣之間的區域城市未得到發展,僅是沿皇后大道帶形延伸;九龍半島作為軍事用地30多年來只是在尖沙咀、油麻地及觀塘地區有局部建設。此時形成以維多利亞港為中心、商業軍事兩港為兩翼的城市格局,但未形成整體聯繫。 (3)租借新界,三區一體的規劃與建設(1898-1904年) 1898年中英《展拓香港界址專條》簽訂後,香港進入了由香港島、九龍半島和新界三區組成的全港規劃建設時期。九龍的城市規劃中採用了方格網道路規劃。見下圖 平行於海岸的道路如彌敦道、上海街、新填地街、廣東道等與垂直於海岸的道路如佐敦道、加士居道、公眾四方街、窩打老道等交織。1898年建成的天星輪渡碼頭成為聯繫香港島與九龍尖沙咀的水上交通樞紐;1904年中環臨海區的新填地完成後,新建了三條與皇后大道平行的重要道路:干諾道、遮打道、德輔道,維多利亞城新的金融、商業中心誕生,形成「四環九約」的格局。...

牛棚藝術村規劃

牛棚藝術村規劃

前面已經提到過牛棚藝術村,現在來談談這個藝術村的規劃是什麼樣的。自從2001年牛棚藝術村租給一些個體藝術家以及藝術團體之後,由於受到各方面的原因,這塊被政府部門當做是香港藝術天堂發展地塊的價值缺一直沒有被充分利用起來。 我們從上圖可以看到,由於政府部門缺乏一個長期且明確的發展和設計規劃,牛棚藝術村的後面部分(有綠色植被)是一直被廢棄而未被利用起來的地塊,而前半部分紅色轉建築部分,由於政府的管理問題,以及絕大部分個體藝術家不願意受到商業化的影響,他們一般不想對公眾開放他們的工作室,即使他們想舉行一些比較大型的活動也沒有一個長期的資金支持。 政府的Heritage Impact Assessment Report中,计划將牛棚藝術村後面廢棄的部分重新改在活化,但是政府部門僅僅是將原有的實物,例如紅磚柱子,進行保留和修復,效果圖如下 Existing condition at Red Brick Zone...

城市規劃淺談

城市規劃淺談

今天小編不會用具體談某一個城市的城市規劃,而是簡單聊一下我讀了《The death and life of great American cities》一部分章節後的感覺,並且結合「明日居」這個節目中所提到優秀案例。 書中有這麼一句話「在城市建設和城市設計中,城市是一個巨大的實驗室,有實驗也有錯誤,有失敗也有成功。在這個實驗室裏,城市規劃本該是一個學習、形成和實驗其理論的過程。但恰恰相反,這個學科的實驗者和教授們去忽略了對真實生活中的成功和失敗的研究,對那些意料之外的成功的原因漠不關心,相反,他們只是遵循源自小城鎮、郊區地帶、肺結核療養院、集市和想象中的夢中城市的行為和表象的原則——這一原則源自除城市之外的一切。」 任何人類的文化是由人類自己創造的嗎?還是這些規律以及文化本來就存在,是由人類發現的?包括城市規劃和城市設計理論在內,就像以上這本書的作者Jane Jacobs所說的那樣,很多規劃師或者設計師在沒有深入了解一個城市的時候,想像出自己認為的理想的城市規劃模式,然後再去執行這些理論!事實上,沒有唯一的正確理論,只是任何理論都會隨著時間的變化逐漸被完善和修改。 經過野蠻的城市規劃和發展,人們越來越重視自然和人類的關係。瑞典的Kent邀請建築師一起規劃Hardas小鎮的Tree Hotel,設計理念是如何讓住戶更近距離的接近大自然,從而體會環保的重要性。Tree Hotel設計在不同的樹上,像下圖一樣 鳥巢樹屋以及內部結構 由於樹木的生長,隔一段時間會將固定在樹幹上的螺絲圈稍微鬆綁,不影響樹木的生長,這是很尊重自然的做法。 屋內設計簡約但不忘環保的設計,用3公升的瓶子裝滿水供應24小時的用水,達到一種節水的效果等等。 這些設計讓住進來的人感受到尊重自然的意識。我們的城市規劃是不是也應該這樣呢?

陝西西安城市的歷史變遷

陝西西安城市的歷史變遷

越是早期的人類,受自然的制約就越明顯。迫於生存的壓力,人類必須近水而居以解決水源、食物,以至於石料。也就是說,古代城市的雛形都是沿著河流的方向逐漸形成擴大,西安這座歷史古城也不例外。實際上早期的人類生活模式更低碳環保,因為近水而居節省了很多長距離水的運輸以及管道布設等等問題。看一下舊石器時代的人類,依稀可見的居住點,都是依河而居。 西周至唐時期,西安城址歷經四次轉移都與八水(見下圖的八水)有關。當時,西安作為都城,城市人口眾多,手工業興盛。為解決城市的生活、生產用水以及漕運需要,水源豐富必然成為城址選擇的重要原則。這個時候的人類,已經開始進行自然規律的違背了,其實最終自然的規律,會更有利於我們的可持續發展。 隋大興城是一個東西略長、南北略窄的長方形,布局規整。城市呈現出這種形態,除人為因素外,主要是受到環繞城市的八條河流和龍首原南麓的六道東西走向的高坡影響。所以,人類在古代不管怎麼發展都是受到地形以及河流的影響。 五代以後,由於涇河、渭河、灞河等河流水量明顯變小,再者因為戰爭的破壞,通濟渠、龍首渠、清明渠等曾維繫唐長安城繁榮的人工渠道相繼乾涸,居民的生活用水主要靠井水。明代是西安城發展史上的一個重要時期。明西安城北、東兩面向外約擴展了四分之一,城市總體形態形成城廂制。城市空間擴展在這個時期表現為城市的發展和人口的增加。城市人口增加,自然對水源的需求更加迫切。就像現在的城市規劃一樣,有的不顧地形的影響(高處就炸平,低窪處就填埋)和水的影響(管道佈設,跨流域調水),看似人類的能力上升了,但等待我們的可能是不能挽救的懲罰。

深圳前海深港合作區規劃淺談

深圳前海深港合作區規劃淺談

每一個城市的規劃,每一個小區域的規劃,都要滿足基本的需求,關乎市民衣食住行的基本需求,滿足市民的休閒,工作,娛樂,也許這些功能對於一位普通的市民就足夠了,從國家戰略的角度,如何發揮城市功能的最大化,滿足戰略和經濟發展的需求是非常重要的!相信,每一個項目的規劃都會滿足這些基本的要求。深圳前海深港合作區規劃也是滿足了這些目的。   城市規劃不應該有死板的原則需要遵循,城市道路和樓宇,公共空間等的相互協調與共生達到了,那麼這個城市的規劃就成功了。從一位專業的城市規劃師的角度來看,規劃設計出綠色,環保,宜居,共生,相互連接的城市是比較難的。因為手很多規劃原則以及政府的限制,其實當滿足的以上特色的城市,城市的利用最大化也就達到了。   深圳前海深港合作區,從下面的規劃簡圖就可以看出來,已久遵循著原來的“井”字的形狀規劃,讓普通的人看起來確實容易辨識和了解,井字的口中建築又是按照中規中矩的方形建築進行佈置,即使高層的建築,也是難以逃離簡單設計一下奇怪外形以吸引眼球的需要!   建築的擺放並沒有考慮到城市通風廊道的需要(從規劃圖中可以看到各種建築都是按照一排進行佈置),城市通風廊道指的是根據一個地區的風向來規劃佈置城市的建築方向以及建築之間按照城市的風向佈置的原則。從根本上不利於一個城市的自然通風。

北京市城市規劃初探

北京市城市規劃初探

新年快樂!新年後小編又與大家見面啦!這一期要獻出我的看家本領了,講講著名城市的城市規劃。 對於香港人來說,北京可能是一個陌生的城市!那就先講一下北京的城市規劃,讓你了解一個古城的過往與現實! 北京城現在的主要城市規劃都是延續清朝和明朝的歷史規劃而來,那時候的北京城主要是由綿延7500米的南北中軸線貫穿整個北京城,象徵著北京的龍脈,這條南北線連接內城,外城,紫禁城,皇宮等主要的城區。 清北京城 現在的北京城(從交通網就可以大致看出北京城市的排列了) 一個很有意思的故事就是,在新中國成立後,中國政府面臨著如何規劃開發北京城的問題,其中有兩個方案:一是梁成方案(保護原有城區歷史建築規劃不變,在舊城區的西部按照原有的舊城規劃模式建設新的中央政府所在城區)   二是Soviet方案(在原有的歷史規劃的基礎上向四周拓展,也就是現在的北京城市規劃,成環狀向四周蔓延) 不過這兩種方案,對於不同的認識來說會有不同的見解,下面是這兩種方案的一些比較 其實,從歷史保育以及城市可持續發展方面,小編還是同意梁成方案的,不是別的原因,只是因為為了我們自己的家園,也是因為梁思成的這句話“Our new buildings...